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韩江电子刊
古城文友两则
来源:潮州市文联 作者:曾錞 发布时间:2018/9/12 16:18:21 点击数:271

茶座主人


一场豪雨,扫落满地翠绿叶!

余有老友茶座主人。每逢步进茶座,则如夏日步入树荫,闹市拐入幽巷,总有一种宁静安稳之感。

余出入茶座数十年,觉茶座之简朴整洁。简朴整洁是茶座主人的风格,可感觉主人简中藏智耳!

余看冯梦龙《笑史》写一女子容颜,只用"玉净花明”四字,并不多言,没写眉目传情,鬓簪闪烁,只用一玉一花一净一明,便令女子莹莹如月,皎然出众。现茶室主人也用俭省之法,以数椅一几一茶具而已,便让茶座与众不同矣。让人觉得生活是简简单单胜于复复杂杂!

有人评论茶座主人,对艺术,执执着着,认认真真;论平仄,居居角角,讲讲究究;对来客,亲亲切切,书书儒儒;对群友,相相敬敬,客客气气。对生活,从从容容,平平淡淡。

茶座主人擅诗词,余读其作品,印象是重精神,重整体,重气韵,重经历,重感觉。具体而丰富,自然而亲切。

写作毕竟是寂寞艰辛事,知寂寞艰辛而为之,把智慧情操学识志趣投入其中,从中得乐!

茶座主人写过此句:“唯有清茶添雅兴,详情曾总纳其文。”令余轻其头衔认其文品。他的诗,功夫在字外,他对工作,对生活,对朋友,对文学,真真诚诚,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珍惜理解,自励自强,知其荣,守其辱,知其白,守其黑,知其夜,守其昼!

常言道,文人应具童心、慧眼、傲骨、柔肠。茶座主人具备这四要素。平时与其交谈,天真率直,热情爽朗,其心不设防,坦坦荡荡,都是来自其性情心灵的反映。

一日拜读他的《次陈耿之诗韵四十叠》,顿觉其诗满溢着鲜明的地方色彩和人格色彩!让乍读的,粗读的,品读的,精读的,各各找到可拍案击节的佳句。

读茶座主人的诗,可从从容容,安安详详,自自在在,如饮醇酒,如品香茶,如听天籁,心灵尘土,在读诗中荡涤一清……

读茶座主人的诗,又发现:他不求仙风道骨,不求华丽媚俗,不弄险制奇,不标新立异。采百家精华,铸自家语言,清正恬适,纯真明快,意境古朴,味回韵悠……

茶座主人有一种适然的淡定,与生俱来。自自信信做人,安安静静写诗,平平淡淡生活,客客气气待友,磊磊落落著述……

好一个纯粹性情中人的潮州府城文人!

几个月前,我们专为新玩微信的茶座主人组织了个“天地坛茶座”群。

自此,群友每天发生的活动,皆被掠入诗词中,每天二阕《忆江南》,像现场直播,描述生动,韵味十足!

不久,其《忆江南·茶座好》创作完成二百首!

茶座主人为微信群平添了精神食粮。

茶座主人是谁?

天地坛大池边居民陈锡权也!


老大哥


文友邱喜桂,余向称其为老大哥。衣着随意,朴质无华,布裤套衫,松松垮垮,平平实实,散散淡淡。脸圆耳厚,红红扑扑,善眉笑眼,一副佛相,一派自在大气度!文藏哲理,语常幽默,几人凑在一起,唯他笑得最祥和。

最先知道其姓名,应在三十七八年前。

昔年,余常出入北门街面线巷三号,文友陈耿之寓所。那时,每隔数天,耿之兄总要出示刚在《汕头日报》上发的文章,虽是豆腐块大,总署着二个名,其中就有邱喜桂,一问,知其在某机关单位任职。

若干年之后,余已调至市文联,负责《韩江》编务。再见到邱君的投稿散文,已觉今非昔比,其游记写得有声有色,文情并茂。余大喜,遂发于杂志中。自此,常收到其来稿,一发而不可收!

翌年,余着意编发了一期《邱喜桂散文小辑》,一推八篇,反响良好。旋即,余又邀请韩山师院中文系黄景忠教授,为邱文作系统评论,邱君文名一时大噪!

自此,余亦与邱为友为兄,深交至今,一声感叹,百般滋味!

一要提笔,多少往事涌心头,大哥为人:事亲最孝,著文以情,待友倾诚,酒风真豪爽,工作极认真。

最值一书是其孝。孝是根,更是本。

每看邱君微信,令余最感动的是一组相片:冬日严寒,彼携牵其母,在小区花圃,在其阳台,在开阔处,母子二人,借日取暖,其乐融融,其眼神,其动态,无不显示天下最迷人的画面,看得余热泪盈眶。邱君的榜样为全家的表率。

邱嫂经常为婆婆胶毛剪发,让婆婆老相俊秀,经常捧茶炖汤,熬粥配菜,亲尝咸淡,以适婆婆之口味,以保婆婆之营养。

与邱君深交多年,知其事母至孝,知恩报恩,撷其三二件:年已九十余寿的母亲,患白内障,几近失明,高龄手术风险大,邱君力排众议,送母住院手术,时逢盛夏,手术当夜,七十老仔伴母住院,下半夜,室内空调森冷,薄被让母,邱君在冷气凉风中坐了一夜,天亮时母醒见儿,疼惜之情,溢于言表。老儿以常语慰母“没事没事”。

去年丁酉,邱母胃潜出血,好友陈松德医师检查后建议立即住院治疗,从善如流,立住时钟楼。九夜十天,七十余的邱君夫妇二人,日夜陪伴,谨谨慎慎,恭恭敬敬,仔仔细细,端尿倒屎,亲力亲为,直至老人病情稳定,痊愈出院。左右病友,无不为其感动点赞。无不以其孝举,教育身边下辈,在住院部中传为佳话。

其女邱晓莹,因父表率,自小对长辈恭敬有加。对其老爸,视为楷模。十年前,曾投一散文给余,题为《背影》,因与朱自清同题写父,细读,情真意切,独有一格,对其父敬佩深情,入墨三分。余读之慨然,遂发于《韩江》。某日,偶遇北门企业家黄锡强,大赞《背影》写得如何感人,竟然背诵一段余听,让余心舒意畅!立意推荐,余立马介绍邱晓莹参加潮州作家协会,父女同会,潮州成唯一,一时成佳话。

与大哥交往已近二十载了,廿度花开花谢,百番人来人往。二十年中,编发过他许多散文,也跟着他的散文神遊神州各地,世界异邦。

道远兄曰:旅游中,喜桂是用心的。

雷铎兄曰:邱氏遍行名山大川,凡有所见,凡有所思,皆作而成文。

光豹兄曰:喜桂旅游各地,皆专注精神,投入创作,于平淡中藏蓄深邃内涵。

国钦兄曰:不故作惊人,不哗众取宠,是作者的一个境界。

大哥一发不可收,《旅影游踪》《寻幽探胜》《涉奇猎趣》《春树暮云》,一册接一册,一本接一本,美不胜收,让余目瞪口呆。

邱君善酒喜茶,善游能文。余和桢武曾与其同游龙湖古寨,由寨中贤人黄伯群陪。这古寨直街约二三里,双畔街房,紧紧相挨,屋檐对屋檐,一路石板,静而且洁,森森古宅,气势非凡。这当年的豪宅气势,教人想起了昔时的威严与辉煌。寨中巷陌纵横,名宅古第,巨祠精斋,仿佛一卷古书册,看这座座世家巨宅,令人莫不扼腕长叹,当年何其显赫,何其遥远,何其纵深……三人皆对古寨着迷。

回来之后,余写了《名城古寨记》,参加广东文学擂台赛,发于《羊城晚报》,被评为广东散文二等奖。邱君回去后,写了《龙湖有座三王庙》,发于《作品》。本想这偌小古寨,各写篇散文便是了。无想邱君,真是用心之人,再潜古寨,钩沉挖掘,竟然又再写出《千古一叹古寨行》等龙湖题材共七篇散文来,这样的耐心和不舍,引发了潮州文坛的惊叹!

大哥家中,客厅挂有众文友国钦、桢武、成锋、维潮、芝高及余合作的《醉卧图》,图文并茂,赏心悦目。更有林丰俗师的四尺整纸红棉树,使其客厅灼灼有喜气,食厅挂有雷铎兄左书“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卧室则挂“沉默是金”四字,粗壮有力,尺幅中中,气势大大!这书画蕴藏着大哥的精神力量。

值得一提,大哥嗜酒,唯洋酒为上,大觥直喉,豪气扬名。洋酒为葡萄酒之精华,可延年益寿,滋润容颜,每次聚会,一端酒杯,敬者不拒。

余所识文友,善饮者耿之、清潮、汉秋、汉龙、桢武、史炎;微斟者国钦、张扬、树顺及余,能真正与大哥畅饮者,唯《羊城晚报》杜文杰及省作协廖琪兄耳。

同样为文,余生性懒散,凡事不往心内去。余作品一经发表,即随手乱扔,至今余所作之文,十丢六七,以至文章大都难找。

邱君与余不同,勤奋写作,精心保存,余看过其文档整理,齐齐全全,居居角角,条条有序,其作品剪贴,包括封面、目录、日期,内容,完完美美,平平整整。令余衷心赞叹!所以邱君申报参加国作协,资料完完美美,堪称典范!当今如此精神整理保存资料的有心人,如邱君这般下精神者,凤毛麟角!

余与邱君,皆当过市作协秘书长,彼之组织能力,胜余十倍!彼对此工作,认真细致,做事雷厉风行,声誉极高。这就是其自身工作素质使然。

邱君凡事张合有度,粗细相兼,为人斯文谦细。某日,品茶间,张扬兄对大哥有五字评论:”不滥用架子。”应是对其谦细的作风而言吧。

要写大哥,如要细细道来,恐可一本,余写文友琐事,不写其光辉事迹和历程,只记与余交往的点滴轶事而已,至于大哥加入中作协,修成正果,余内心真诚代其高兴,就不郑重歌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