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韩江电子刊
穿越油菜花的芬芳
来源:潮州市文联 作者:陈修平 发布时间:2018/9/12 16:16:46 点击数:345

三月,在南方广阔的田野上,最耀眼的颜色莫过于金灿灿的黄色,那是油菜花呈现给春天的辉煌。

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沿着乡间道路缓缓前行,两旁次第映入眼帘的尽是金黄的油菜花,或像地毯似的平铺伸展,或梯田式的高低错落有致。穿行于油菜花的芬芳里,吮吸着乡村清新的空气、泥土的气息,重拾久违的远离城市的放松和惬意。

近年来,为推动当地旅游和经济发展,不少地方为油菜花专门开起了“金花节”,吸引众多城里人赏花踏青。在城里人前呼后拥聚集乡村观赏油菜花的时节,作为在乡村土生土长而后进城生活人群中的一员,我更喜欢回忆童年村东头木榨榨出菜籽油时飘出的醇厚绵长的清香。那种独特的香气,弥漫于整个村子上空,只要走到村口,一里开外都能闻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木榨飘香的日子,是村里最为热闹最为开心的时候。

其实,木榨就是用一棵硕大的树干制作而成,中间掏空,并穿凿出油槽。木榨“肚子”的容量完全取决于树干的大小,因此各个地方木榨每天榨油菜籽的数量有多有少,出油量自然也多少不一。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方圆几十里地内,虽然也有七八个村子拥有木榨,但要数我们村的木榨容量最大。无论木榨容量大小,经历的每一道榨油程序是一模一样的,容量大的相对而言自然省工省力,因此我们村的木榨除了给村里人家榨油之外,还吸引了不少外村人担着油菜籽前来。村里人家榨油,多个人家就组合在一起,你帮我,我帮你,不用支付费用;外村人来榨油,就得按照油菜籽的斤两收取工钱。虽然内外有别,但榨油过程中的每一道工序,村里人从不取巧,不分彼此,该炒熟的炒熟,该碾碎的碾碎,该蒸到位的一定蒸到位,该榨干净的一定榨彻底,唯恐榨出的油质不佳,油量不足……

榨油是个苦活累活,村里都是男劳力参与,身子骨弱的男子还无法胜任。为了多干点活多拿点工钱,也为了不至于让多年的老客户长久等待,榨油的男人们总是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两三个月下来,重复着炒籽、装碾、蒸粉、上膛、撞榨的一系列动作。这些动作看似单调、呆板,但实际上每一道工序都有板有眼,每一道工序所掌握的火候都非常重要,直接影响着最后出油的质量和数量。而这种火候,是村里的长辈们在无数次的实践中摸索出来的,也是一代代人手把手传承下来的。

木榨榨油的工序中,撞榨无疑最能展示榨油的魅力,也是最耗力气的一道工序。将包裹好菜籽粉的铁箍一个紧挨一个放入木榨“肚子”里,并上好榨塞之后,接下来的工序就进入撞榨环节。长长的撞杆就是一棵结实的檀树刨削而成的,足有五米多长,根部粗壮的一端包裹上了铁头,直接与安装在木榨一侧同样包裹了铁头的榨塞相撞。撞杆的中部用粗壮的麻绳悬挂在房梁上,一般由六个人操持着同时向前发力,最前面有一人用绳子牵引着,保证撞击的准头;中间有四人合力使出撞击的冲力,决定着撞击的效果;尾部有一人扶持着,掌握着撞击的稳定性。也就是说每一轮撞击,就是六个人的合力。由于处于中间位置的人员非常吃力,安排的多是壮实的后生;前头的较为轻松些,安排的则是体力较弱的中年人;后头的看起来费力不大,但这个掌舵者也非常重要,所以常安排有经验且有体力的中年人。当“嘿——嘿——嘿——”的声音同时响起,他们就一起和着节拍努力向前,撞杆便一下下准确地撞击到一个个榨塞上,迸出清脆的金属的音韵。在凉意还没有完全散尽的五月,他们几乎都是赤裸着上身,即使如此,汗水还是顺着他们的脸颊,顺着他们的脊背,不停地往下淌……

如此这般,通过反反复复一下接着一下的撞击,将菜籽粉中的油脂一点一滴地挤压出来,经过油槽流至放在木榨底部的木盆里。出油的过程,开始的时候出得较猛,越到后来越少,最后就变成点点滴滴的了。山里人实在,无论给村里人榨油,还是给村外人榨油,傍晚收工前还会撞上一阵,尽可能多榨点油出来……因为他们知道,油菜籽得来不易,从栽苗、生长、开花、结果、收割、脱粒、晒干,前前后后得经历数月之久,犹如女人十月怀胎一样。

尽管榨油的工夫起早摸黑,干到下工时已是十分疲惫,但看着晶亮的油,闻着馥郁的香,他们挂满汗水的脸上依然透着满足。也许,他们觉得,榨油这活路,不仅仅只是生活所需,还是萦绕着芬芳的活儿,从视觉、嗅觉、触觉等各个方面都能够给人以实实在在的愉悦……

进入20世纪90年代,随着打工潮的兴起,村里人纷纷外出远赴广东、浙江等地打工。由于缺少青壮年劳动力,村里的榨油屋渐渐没了声音。再后来,随着电动榨油机的登场,村里的榨油屋彻底失声了。村里中老年人种出的油菜籽,也只好送到山外集镇上的榨油机去榨了。不过,他们吃饭的时候总会念叨,“还是不如我们的木榨榨出的油香啊!”感叹归感叹,但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和豪情去挥动那充满力道的撞杆啦。

二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油菜花开的时节,当众多城里人涌向乡野观赏油菜花的时候,我总习惯独坐于城市一隅的房子里,眼前浮现出那一坡坡灿烂辉煌的油菜花,耳边回响着油榨屋里传出的那一阵阵铿锵有力的撞击声,鼻孔中也似乎闻到了那一缕缕浓稠醉人的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