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静穆的美
来源:辜广生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6-20 点击数:5462

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作为著名学者,他不仅是文史领域的大师,而且其在书法方面也有卓越的建树。王国维弱冠习书,便临秦汉魏晋之后的优秀碑帖,又得其父王乃誉的亲授,眼界开阔,臂腕灵稳,所书字迹颇重『高格』。但终因他的学术成就所淹没,而不为世人所了解。

提及王国维的书法,就需提及王乃誉。他生于一八四七年,卒于一九零六年,字与言,号纯斋,居家以后改承载宰,娱庐。青年时曾在溧阳县当差,父丧便退隐乡里,以读书教子为乐。返乡的王乃誉带回了一些书籍,其中不乏论及金石书画之书,王国维在父亲的指点下,逐一披览。王国维评介其父说,乃誉公曾尽窥各家所藏宋、元、明、清书画,以至碎石零金,是真正的收藏迷。退隐田园的王乃誉生活淡泊,仅靠祖传的二十多亩田地为生,余下的时间就是习字、刻印、鉴赏书画。王国维说王乃誉『书学褚河南、米襄阳,四十以后专学董华亭』。王乃誉良好的文化修养,自然会对王国维的学习提出格外的要求。他除了督责儿子学习私塾课程,以备科举考试之外,还亲自『口授指画』,让王国维写诗题对,临帖习字,鉴别书画古器。在临帖上,王乃誉教导儿子以『笔、墨、力』作为书法的『三字金针』,亲授悬腕、运笔、施墨的功夫,期望达到『气韵生动、趣味闲逸』的美学境界。在鉴赏方面,王乃誉强调『毋为重名所骇,毋为秘藏所惑,毋为古纸所欺,毋为拓本所误』,父亲的『鉴赏四毋』对王国维日后的影响颇大。

王乃誉指导王国维学书,目的是为了科举,而非是当一名书法家。即使王国维成了学术界的大师后,自己也从不写大字和条幅,也未见谁人称其书家,所留墨迹,多是笺书、文稿、信函。有意思的是,无意成书法家的王国维,恰恰是因一幅扇面,一首咏史诗,偶然得到罗振玉的赏识,罗振玉说:『公来(东文学社)受学时,予尚未知公。乃于其同舍生扇头读公《咏史》绝句,知为伟器,遂拔之俦类之中,为赡其家,俾力学无内顾之忧。』少年并不得志的王国维,在罗振玉创办的东文学社中,依靠家学,开始崭露头角。应该说,罗振玉对王国维的成长,是继王乃誉之后起到重要影响作用的人物。

王国维生于一八七七年,卒于一九二七年。治学范围广泛,涉及经史、文学、戏曲、考古、文字等学科,是中国近代屈指可数的大师。也许王国维的时间多半被读书、著述占去,很少见到他的可供悬挂的书法作品。他的墨迹,基本上是书稿、尺牍、笺书、便条等,幅度不过盈尺,字型只有一厘米大小,结构严谨,章法疏密得当,笔力遒劲,做文章读,铿锵有力,当书法看,赏心悦目。仔细欣赏,不难感受到作者的文化修养、人生阅历、人格操守,以及作者对书法艺术的理性认知和技术把握。王国维是较早研究甲骨文的专家,又认真考释了道光、咸丰以后出土的『三代重器』毛公鼎、盂鼎、克鼎,以及虢季子白盘等钟鼎器彝器铭文,融会贯通了『地下之学问』与『纸上之材料』,撰写了我国学术界研究甲骨文的代表作《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遗憾的是,在王国维留下的墨迹里,没有见到他写的甲骨文。这一点,他与罗振玉不同。同样为文学泰斗的罗氏,所书甲骨文书法,至今为人乐道。

体现王国维书法造诣的是他的小篆、行书。这与他的工作、生活方式有关。王国维写一手高妙的毛笔字并不奇怪,文化开蒙直到功成名就,毛笔是他唯一的书写工具。又何况父亲王乃誉和恩师罗振玉对传统书画、古文字的真知灼见,左右了王国维对书法的热爱程度。王国维的小篆取法钟繇、『二王』,起点高,路数正。他重视结构、用笔,讲究一个字、一行字和一页字的协调性,不以怪大,不以奇胜。下笔入纸扎实,点画交代清楚,墨偏淡却不失沉实,笔力实,又显空灵,富有想象力。王国维是为了写作而写字,他必须考虑所写的文字内容和阅读者知识准备的对应关系。因此,王国维写字十分收敛,字的重心明确,易读、易懂。他的行书亦是从『二王』中来,又吸入宋人的气息,严谨、精致,线条富于变化,字有动感,与文稿内容相得益彰。学者写字,要求较多,首先想到字的载体,读者感兴趣的是字与字组成的文章,和蕴涵在文章中的思想与境界。王国维谙熟中国传统文化,他知道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很少是因艺术的目的诞生的,这些闪耀着智性之光的远古字迹,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文化交流、宗教信仰、感情抒发等现实需求。即使到了书法艺术的自觉时期,人们推崇的仍旧是那偶然为之的书札,甚至是信手涂抹的便条,其中非功利的文化气息,以其强烈的生命意识对古代生活的还原,引起了后来者的审美共鸣。

综观王国维的书法作品,充溢着一种静穆之美。

其一,体现在墨线上。藏头护尾,笔笔中锋,是王国维书法给人的表象。然,透过表象,其线条本质是何等之凝练,何等之圆润!力量在每一笔中深藏不露,看似不经意胜似经意,可谓无意于佳乃佳耳,没有明显之起收痕迹,也无抑扬顿挫之书法『法度』。感觉到的好似一条条春蚕组合成一个个汉字,静静地躺在一块块方形蚕匾中。可又不得不承认,这些『春蚕』之力不亚于钢筋,坚韧富有弹性。笔墨线条,又好似中式太极拳,柔中有刚,力量无比。

其二,表现在章法上。只要读过王国维书法者,均不会忘记其章法之独特:少有变化,基本上是字距松、行距宽、少开合,字与字之间没有穿插,墨色也无浓淡枯湿变化,整体更无展厅之视觉冲击力,一副安静得不能再安静的面容。尽管字与字之间少不了书法中的呼应,但呼应乃建立在传情之基础上,且自然淳朴、毫无造作。

其三,精神世界之反映。王国维书法之所以能表现如此静气与儒雅,关键在于其有一个好心态,心平气和。冷静地看待问题,本身是一种高境界。王国维的书法已不是一般意义上之书法艺术,也不可能仅从单一之书法技法上评判优劣,只因其书法艺术实乃人品、学养的体现。

王国维是杰出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对于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明岁月了如指掌,他当然清楚书法传承的技术方式与世俗因素。因此,从书法创作上,毫不迟疑地把自然书写和文章诗赋链接起来,复活了古人在书法创作上的文化习惯。其实,如此的复活,对于已经不把毛笔当作普遍工具的当下,该是何等艰难。所以,就书法学习与创作而言,我们输给了古人。

对于中国学术界与书法界来说,王国维之死是巨大的损失。逾知天命之年的王国维用毛笔写下了『五十之年,只欠一死』便沉于颐和园的昆明湖。如果他继续活着,我相信,晚年的王国维会腾出一定的时间研究书法,也会为后人留下更多的文章、墨迹、在我看来。王国维所书遗书和《人间词话》手稿,则是中国二十世纪两大杰出的书法作品。 (作者:辜广生,潮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