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静故了群动 空故纳万境
来源:张玉金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3-04 点击数:5378

宗白华先生在其《美学散步》一书中有这样的一句话:“静穆的观照与飞跃的生命是中国艺术的两元”这一句本是描写禅心灵状态的话语,但是恰恰论述了传统水墨画的审美观与创作原则。

中国传统水墨画从唐以来至元明清逐渐形成了以文人士大夫为创作主体,以传统文人士大夫隐逸思想为内核,以庄禅玄学为文化底蕴,画面追求荒寒冷逸情调作为高妙意境。这种审美观,创作观,一但成为集体无意识就深深植根在历代文人士大夫血液之中,影响着画面图式形态的建构。

在当下语境中这种传统文人水墨画日渐式微,而经过西方绘画理论及实践改良过的中国水墨画反而逐渐成为主体。这种经过改良的中国画,并没有继承传统文人水墨画的精神,在今天艺术百花齐放时下,探寻传统文人水墨画精髓,对继承优秀传统文化,把握创作方向是有借鉴意义的。传统文人水墨画怎样观照,实质从深层意义上分析恰恰触及到传统中国文人水墨画艺术创作的终极理念;同时也揭示了传统文人水墨画的社会价值意义。

艺术审美与艺术创作是艺术作品完场动态建构的两个方面。艺术审美针对受众,也就是指广大人民群众。其二就是创作艺术品的画家。这两个层面看似相对实际却是互为联系互相影响的动态循环链。如果仅仅从艺术家本体而言,无论是艺术审美还是艺术创作,二者是一体的。创作之初,艺术家经过多年的技法训练和文化修养的积淀,其实已经在本心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和宇宙观。在进行艺术创作是观念先行指导着自己作品实践,形成了具有东方审美情趣的艺术作品。在整个艺术品生产阶段,反复审美观照,修正完善自己的艺术作品,一个画家具有什么样的审美眼光就会产生什么样的艺术作品。因此一个艺术家首先要提高自己的修养,目的是使自己具有较高的审美眼光。在此基础上产生出来的艺术作品是艺术家真实映像。所以说画家的审美观创作观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如果从美术作品创作论角度来分析,艺术家、受众、艺术作品三者虽是围绕艺术作品诞生展开的,但艺术作品的审美观照恰恰是创造艺术作品的终极目的。当代许多观念艺术,是含蓄的甚至仅仅是艺术家自己理解,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所曰的是什么,对广大受众而言几乎是不可理解的,这就很难完成艺术审美的过程。这种由艺术家自导自演的艺术创作是和艺术审美无关的。今天在世界一体化状态下,传统文人水墨画依然很难被西方国家受众理解,这就是因为文化底蕴的差异导致的。对艺术品进行观照研究,建立一套科学的审美观照体系,甚至有甚于艺术品的创造。

为了更加清晰地解析传统中国文人水墨画,这里针对中国画进行一下细致的分类。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实际上无论从外在形态样式以及内涵都是比较模糊的。如果从一个大中国画概念来看待,就比较清晰。大体可分,民间匠人画;皇家院体画;以及本文所进行重点论述的肇始于唐,成于宋,盛于元的文人水墨画。

从敦煌历代壁画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从诸多北魏、唐、宋等壁画中,明显地感受到,这些由无名画工匠师所绘制的鸿篇巨制,色彩艳丽,线条粗犷,流畅自由。无论人大于山还是山如钿饰,造型图式符号性语言程式化程度较高。整个洞窟无论世俗生活,还是佛经故事,以及供养菩萨,可以说是人神共处世俗生活缩影。当分出这一部分民间画工作品之后,另一绘画主体就是皇家院体画以及从院体画中分离出来的文人水墨画。皇家院体绘画造型特点:画面谨饰,色彩华丽富贵,从画面笔墨性灵分析,笔墨很难独立出来,很难看出画者笔墨抒情成分。用笔书写成分亦难以看出。随着宋皇家画院日渐昌盛,文人从事绘画队伍的加强,越来越多的文人士大夫介入绘事,从而导致了文人浪漫情怀逐渐影响了绘画本体的演变。以

毛笔书写进行水墨画创作,符合或者说无形之中契合了文人用毛笔写字,自由、抒情随意的笔触,顺应了文人的性灵。正如禅宗的人人皆可成佛,人人具有佛性之教义,无需苦行即可成佛,实际上是理想化顺应了文人的惰性浪漫之情。顿悟成佛思想是禅宗昌盛。文人的浪漫情怀逐渐渗透到传统中国画灵魂深处。文人的人文精神亦逐渐成为中国画写意精神的文化支撑。随产生了王维重禅意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传统文人水墨写意画。滥觞于唐王维,至宋代苏轼孳乳大力宣扬“书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再到元代赵孟頫以书入画“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须八法通”再到文人水墨写意画力行者黄公望、倪瓒等,在近千年的发展中,文人画逐渐成为绘画本体演变主流艺术。诗书画印的结合,使文人之所能之事尽可能的在水墨画中体现,正如禅的昌盛一样,文人水墨画立刻换发出勃勃生机,至今即使在强大的西方各种思潮摧枯拉朽扫荡传统文化之下,依然占据着自己一席之地,为广大群众所喜闻乐见。

 文人画经过近千年的发展,逐渐形成“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两种审美观。这两种审美取向今天依然存在,这也是民间力量和画院‘学院力量碰撞的结果。无论哪一层次水墨画作品,都包含自己独特的审美观和创作观,也拥有者自己受众。透过作品表象感受作品背后的诗情画意,感受那一份由画家创造出来的宁静世界。达到观者与画家心灵契合,怡情畅神,完成审美观照,达到“澡雪灵魂”成教化助人伦之目的。

阳春白雪之境,是文人雅士以玄学,庄禅思想入画境指导创作的结果。黑白的水墨世界呈现出空与静,这种空与静并非真空真静,正如禅的寂照之下呈现昂扬生命状态。在空与静的背后折射出自然大道生生不息的生命状态。

传统文人水墨画呈现的黑白阴阳世界,黑者玄之又玄,集众妙之门,神秘莫测。白者“以白计黑”拥有更广阔的的天地。画家在创作之时,澄心静虑,摒除杂念,进入画禅之境。契合自然大道,与万千世界心灵灵魂交流,正如庄子的“心斋”“坐忘”。禅的本意是“静虑”,在静虑之下彻见心性本源。以空灵澄澈的“本心”体验为中心,在直觉观照中我与物融为一体。使我的清净本性与大千世界往复交流,顿悟。追求心灵的超越,把心灵放归自然,追求庄子的自由之境。画家在写生观照中,在审美体验,创作中,就是要做到这种动静不二,寂而常照,照而常寂,之中探寻大自然生命的本源。在极静之中体验生命的跃动。这也正式画家物我交流时状态。这样才会胸中有万千世界活泼的生命状态。当落实到笔墨之中才会倾泻出自然真境,象外之象。

绘画是艺术家个体我对客观世界万物的描绘,看似对立实际是一体的。能否观照事物背后的本真,传达事物背后的生命感动。恰是一幅作品成功与否的标志。中国艺术家很早就认识到艺术创作绝不仅仅是再现客观万物,而且不仅仅表现画家一己小我之情感,在中国士大夫悲天悯人的情怀之中,艺术创作更近似于修道 。水墨画的创作是一个“阴阳相生相克”主客观相统一建构的过程。在物我相混,天人合一哲学观念指导下,完成人与天的有机统一,反映出客观世界自然运转不息的规律,以及画家的主观感受世界。(作者:张玉金)